教你如何来品鉴乾隆的书法
来源: 未知发布时间2017-12-22 08:39 次浏览 大小:
从顺治朝开始,清代的帝王无不注重书法。康熙有一座右铭:无一日不写字,无一日不读书。康熙自幼好学工书,尤好董其昌书法,风格清丽洒脱,颇有帖学的风仪。雍正取法赵孟頫和

从顺治朝开始,清代的帝王无不注重书法。康熙有一座右铭:“无一日不写字,无一日不读书”。康熙自幼好学工书,尤好董其昌书法,风格清丽洒脱,颇有帖学的风仪。雍正取法赵孟頫和董其昌,行笔疾驰有序,畅朗娴熟,文雅遒劲。乾隆自幼生活在宫廷品书论画的环境中,可谓是潜移默化。即使登基之后,空闲之时,仍“弄翰抒毫”,以笔墨自娱,通过临习古帖、书法创造与书法赏鉴,保养性格,正如其常用的闲章“熏陶性灵”“观书为乐”“几暇怡情”“耽书是宿缘”等所刻。

 

虽是“业余书法家”,却是勤于操练。梁诗正等人在《快雪时晴帖》跋语中谈到:“我皇上好古敏求,万几之暇,精研八法,是帖心摹手追,不下数十百本。”在臣子的眼中,乾隆是个勤奋的皇帝。为了到达更好的摹写作用,乾隆使用了珍稀的宋代笺纸。他不止一次在诗文、题跋中谈到了宋笺,认为宋笺适合书写。

此外,在题字作书之前,乾隆还命懋勤殿的随从依照纸幅的大小,安排字的次序及行款的方位,并起好草稿。乾隆对照着草稿,仔细摹写。依据《石渠宝笈》初、续及三编的著录,从乾隆二年到五十七年,乾隆的临书和题识总计约有700余件,每年都有著作留下。能够看出乾隆的书法从清秀流利逐渐转变为圆劲淳厚,但以行、草为主的书体并未改动,清峻飘逸、宛转蕴藉的风格,一如他推重的王羲之

 

首要,是考释撒播。晋唐书画,撒播千年,保存下来的寥若晨星,即使有幸存留,也呈现了作者不详、时代模糊、真伪难辨的状况。乾隆当然也面临着这些问题。关于乾隆而言,最直接的断定办法是考释撒播通过,从书画原料、文献著录、保藏印记、前人题跋等方面考释书法的时代、作者与真伪。清宫旧藏《班师颂》,有两个传本,一个是绍兴内府本,一个是宣和内府本。绍兴本有米友仁跋语,后归王世贞尔雅楼,并收录在《弇州续稿》中。宣和本则是文彭、文嘉旧藏,著录在《钤山堂书画记》中。乾隆得到了两卷《班师颂》。一卷有米友仁跋语,乾隆参照王世贞《弇州续稿》及米友仁跋语,断定其为王世贞旧藏,是绍兴内府本。

其次,风格赏析。乾隆虽是“业余书法家”,但勤于临帖,博览皇家收藏,周围还有为数众多的精于书画的臣工,其对晋唐书法风格也别有一番知道。清宫旧藏《临钟繇古千文》传为王羲之真迹,1748年乾隆将其定为“内府鉴藏神品”,并作题识。其中有一段谈到此帖的风格:“观其笔意精到,而结构特为谨慎,王肯堂曾收之郁冈斋帖,谓米元章定为右军书。”1752年,又作题识曰:“其用笔结体,绰有内史矩矱,向认为的系真迹,谛观之,实双钩本也。然鉴藏印识历历可数,卷首有瘦金题签,即双钩亦当出唐宋高手”。或许是乾隆对王羲之书法的痴迷,自然而然地把《临钟繇古千文》视为真迹,称誉其笔意精到,结构谨慎。

再者,钤印题跋。乾隆喜爱的书画,都会钤盖自己印章或题跋,如王羲之《快雪时晴帖》,如果仅仅一般阅读,则只要钤印或书写题签,如王羲之《曹娥碑》。《快雪时晴帖》最能代表乾隆对题跋的沉浸。王羲之墨迹只要四行,大约占半开,原藏者唐太宗、宋徽宗、宋高宗、金章宗、元仁宗等,只钤印玺若干,还有赵孟頫等寥寥几人的题跋。而前副页四开、后副页九开及本幅的对幅,都布满了乾隆的题识、御题诗与摹古绘画,常常要在左右绫裱处挖出空白,用以题字。空白题满后,另行挖白,绫裱之处,几无缝隙,成为乾隆自己的书画册。依据书画家何传馨的计算,乾隆在《快雪时晴帖》上留下了多达63则的题识,时代从1746年到1795年之后,横跨半个世纪。

分享到: